【创业邦专访】安飞航空:从短途通用航空入手,通过改装现有尺寸布局电动飞机市场

文章来源:创业邦  作者:岳丽丽
 
今年6月,一架称为“安飞EEL塞斯纳337”的飞机在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卡马里奥机场上空首飞成功,这是一架混合动力推进飞机。该飞机正是由美国安飞航空公司(AmpaireInc.,以下简称“安飞”)基于6座塞斯纳337空中大师改装,搭载了安飞自主研发的电动推进系统,该系统由轻型电池系统提供动力,可搭载4至5名乘客。
 

本文文章插图透析安飞航空,经授权使用
 
最终版本将交付夏威夷运营公司,航程可达200英里(320公里)。安飞希望在2021年完成FAA 23部取证,将其飞机投入商业运营。
 
在通用航空运营商面临飞行成本高,营业利润低,环境污染大等诸多问题的大背景下,电动航空为出行提供了更多选择,同时,电动航空也有效降低了短途航空运营商的做法运营成本。一般来说,电动飞机可减少90%的燃油消耗,50%运维费用并最终实现零尾气排放。2016年,安飞公司在美国洛杉矶成立,其最终目标正是将电动化解决方案发布商业航空领域,实现更经济,更绿色和更安静的飞行体验。
 
为了实现这一目标,安飞建立了一个出色的研发团队。在总部洛杉矶,安飞拥有15人左右的核心技术团队,成员拥有电动汽车和航空航天领域的丰富经验。
 
创始人&CEO凯文•洛克毕业于加州理工大学,曾任职于世界第四大军工企业格鲁曼公司,曾领导高端飞机和卫星技术的开发和部署。CTO孔瑞为斯坦福大学硕士毕业,此后加入格鲁曼公司,负责新飞机的研发工作,先后提交了10项突破性发明。去年8月至今,全球战略高级副总裁嬴淑娴和工程技术高级副总裁彼得•萨瓦吉安又先后加入安飞。嬴淑娴为前中国商飞首席集成总师,波音研发主管。彼得•萨瓦吉安则为前法拉利未来高级副总裁,通用集团首席工程师。
 

本文文章插图透析安飞航空,经授权使用
 
去年,安飞也开始组建中国团队进入中国市场,在杭州设立了外商独资企业(WFOE)。安飞发现,转化中国通用机场建设的加速(到2020年建成500个,2030年建成3000个),电动航空将有利于进一步加强中国城市间的联系,在区域一体化地区,一带一路地区和受灾限制的西南地区产生巨大的市场潜能。国内团队现有3名人员,目前在建设场地中,明年初将陆续招聘人才,拓展中国团队,中下旬开始开展工作。
 
谈及竞争,安飞中国业务负责人潘徐表示,全球电动飞机创业项目主要定位于城市空中出行,开发垂直起降飞机(eVTOL)和飞行汽车,但它们并非安飞的直接关联。安飞主要针对现有通用飞机市场。因此竞标来自于5-19座固定翼细分市场。大多数竞品选择直接开发新型飞机,但是这种策略存在产品问世周期长(7-10年),资金需求巨大(20亿至50亿美金)和取证不确定性大等问题。
 
安飞的产品策略是从现有原型改装切入,虽然有些全新的设计,电动动力总成的最大优势没有完全发挥,但能更简单,直接地通过认证。相较于其他也从改装入手的介入,安飞已经积累了先发的技术和试验优势:另外率先完成世界首款商用混动飞机首飞,同时,经过反复的基准试验,铁鸟试验和原型机试验,安飞团队未来,安飞也将进一步开发9座和19座的整体优化的商用电动飞机,并进行认证和飞行。
 
值得一提的是,电动化不是简单地使用电动机取代燃油发动机,而是飞机内部各系统的整体协同改造,并最大程度发挥各部件,各系统效率。安飞研发的电动总成系统完全通用性,既能够在多款现有的上使用,又能够满足新型飞机的需求。
 
在销售渠道上,安飞未来将主要拓展其他销售渠道:首先是向通用航空运营商和政府客户等直接销售。其次是与大型货运和物流公司建立合作,销售给其下属短途航线运营分公司。最后是与整机制造厂合作,安飞作为部件供应商,针对其制造的尺寸,合作开发电动版本,再销售给运营商。
 
截止到目前,安飞已经获得了来自14家运营商总机规模超过116架的意向订单,并与夏威夷Mokulele航空达成合作协议,其航线将率先试用安飞的改装飞机。
 
未来,中国团队将承接接一定的研发工作,如电池测试和充电方面的研发任务,投产后可以负责机械初加工。目前,安飞使用供应商提供电池元件。未来安飞计划在各系统级持续支出,例如先进的边界层约会技术(BLI)和腹部电池组技术。
 
遵循安飞的预测,2021年,获得监管机构认证以后,安飞的销售和收入将实现跨越式增长。在这之前的实验阶段,安飞能实现小额销售。2022年,与整机制造商建立合作后,预计销售收益进一步增长。
 
融资方面,安飞曾获得数百万美元天使轮融资,由明势资本以及个人天使投资人投资。目前千万美元的A轮已进入收尾阶段。